面對虎狼之國,台灣的鴕鳥們如何應付?

傅雲欽 2015.03.26

▲ 台灣的鴕鳥
鴕鳥只有一種,但沙子有很多種。
(圖:取自網路)

二千多年前中國的戰國時代,位在西方的秦國國富兵強,如虎狼一般,有吞食東方個個六國的野心。東方六國,有的主張討好秦國,有的主張對抗秦國。

主張聯合東方六國抗秦的蘇秦在遊說楚威王時,說:「夫秦虎狼之國也,有吞天下之心。秦天下之仇讎也。衡人皆欲割諸侯之地以事秦,此所謂養仇而奉讎者也。夫為人臣,割其主之地以外交彊虎狼之秦,以侵天下,卒有秦患,不顧其禍。夫外挾彊秦之威以內劫其主,以求割地,大逆不忠,無過此者。」楚威王聽了,深受感動,說:「寡人之國西與秦接境,秦有舉巴蜀并漢中之心。秦虎狼之國,不可親也。而韓、魏迫於秦患,不可與深謀,與深謀恐反人以入於秦,故謀未發而國已危矣。寡人自料以楚當秦,不見勝也;內與羣臣謀,不足恃也。寡人臥不安席,食不甘味,心搖搖然如縣旌而無所終薄。今主君欲一天下,收諸侯,存危國,寡人謹奉社稷以從。」(史記・蘇秦列傳)

其他有識之士對秦國都戒慎恐懼,敬而遠之。楚國的臣子昭雎在勸楚懷王不要親近秦國時,說:「王毋行,而發兵自守耳。秦虎狼,不可信,有并諸侯之心。」(史記・楚世家)另一位臣子屈原說:「秦虎狼之國,不可信,不如毋行。」(史記・屈原賈生列傳)

齊國的臣子蘇代在勸孟嘗君不要跟親近秦國時,說:「今秦虎狼之國也,而君欲往,如有不得還,君得無為土禺(偶)人所笑乎?」(史記・孟嘗君列傳)

魏國的信陵君在勸魏安釐王不要跟親近秦國時,說:「秦與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貪戾好利無信,不識禮義德行。苟有利焉,不顧親戚兄弟,若禽獸耳,此天下之所識也,非有所施厚積德也。」(史記・魏世家)

秦國有「首功」之制,軍人凡殺敵一人,斬他的頭帶回,可賜爵一級,殺敵越多,晉升越多。因此,秦國的士兵在戰場上衝鋒時,非常勇猛。主張秦國離間東方六國,以便各個擊破的張儀,在勸韓宣惠王結盟秦國以攻楚國時,說:「秦人捐甲徒裼(徒,赤腳也。裼,袒胸也)以趨敵,左挈人頭,右挾生虜。」(史記・張儀列傳)秦兵左手提一個敵人的頭,右手又抓住一個敵人俘虜,真是厲害!秦兵「收集」的人頭多了,手提不完,就暫時把人頭綁在腰帶上。東方六國之兵看到腰間掛著幾顆人頭,全身血腥的秦兵衝過來,往往嚇得屁滾尿流,棄甲曳兵而逃。因此,秦國的軍隊被稱為「虎狼之師」,戰無不克。

今天的中共政權,如同以前的秦國,也壓霸無信,貪得無厭,好像虎狼一般,有吞食台灣的野心。他們以前青面獠牙,說要「血洗台灣」,和古代的秦兵沒兩樣。但近年來,改變作風,不再青面獠牙,腰帶掛人頭,改為笑裡藏刀,兵不血刃,不戰而屈人之兵。「虎狼之師」披著羊皮,但壓霸嗜血的心態沒變。

面對虎狼般的中共政權,台灣各界的態度就像中國明朝末年鎮守楊州的史可法對付入關席捲中原的清兵,或像滿清時代擔任兩廣總督的葉名琛對付二次鴉片戰爭時入侵中國的英法聯軍一樣,採取「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六不政策」。「六不政策」從客觀上看,就像鴕鳥一樣,把頭鑽進沙地中等死,可稱為「鴕鳥政策」、「等死政策」。

面對虎狼般的中共政權,台灣的蘇秦少,張儀多,鬥雞少,鴕鳥多。台灣的鴕鳥們會找各式各樣的沙地來鑽。舉例如下:

◇ 國民黨及統派 — 和平發展

國民黨及統派繼續維持憲法的「一中架構」,但又不敢在國際上與北京爭中國代表權,說要外交休兵。他們早已跟北京一笑泯恩仇,想要「共創雙贏」。「共創雙贏」吔,多麼漂亮的詞語!多麼美妙的境界!誰會反對「共創雙贏」?!奧林匹克運動會竟然沒有「雙贏」這回事,太遜了,應向國共學習、改進。

國共要共創什麼樣的「雙贏」?一國兩府,千秋萬世嗎?一國兩席,橫掃全球嗎?有這樣的國際法嗎?沒有啊!天無二日,漢賊不兩立,這才是普世原則。國民黨把兩蔣時代漢堅持賊不兩立的政策拋棄,又把「漢不與賊談判、接觸、妥協」的原則拋棄,改為與北京談判、接觸、妥協,說穿了就是英雄氣短,認賊當大哥,想以小事大,苟延殘喘。

國民黨跟北京一鼻孔出氣,說兩岸要「和平發展」。「和平發展」吔!,多麼漂亮的詞語!多麼美妙的境界!誰敢反對「和平發展」?!問題是,國共「和平發展」下去,對台灣而言,絕不是「反攻大陸,解救同胞」,也不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當然也不是獨立建國。那會怎樣?連鴕鳥都知道,還用講嗎?

一個在兩蔣時代聲稱要殺朱拔毛,至少要跟中共對峙到底,不共戴天的國民黨,現在面對一樣虎狼性格不改的中共,竟鑽進「和平發展」的沙地中,說這樣能「共創雙贏」,真令人啼笑皆非。

◇ 民進黨 —— 維持現狀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最近說,她會盡最大的努力維持現狀,尤其兩岸關係上。但她根本不知道兩岸的現狀是什麼。她只知道維持兩岸現狀,最沒有風險,短期上利多於弊。事實上,台灣的現狀只是事實上(de facto獨立,法理上(de jure還是屬於中國。蔡英文說盡力維持現狀,無異是要盡力不推法理台獨的意思。

不推法理台獨,達成獨立建國,台灣就沒有國格,沒有主權,無法堂堂正正走進國際社會。不過,世俗而務實的民進黨不重視國格,只重視選舉。他們一直認為台獨是選舉的票房毒藥。1999年為了爭取安於現狀的台灣選民的選票,以便2000年勝選執政,民進黨硬把「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架構」當作沒看到,主張台灣已經獨立,成為國家有主權了。但「中華民國憲法」的「國名」,民進黨不敢說沒看到,於是硬著頭皮說,台灣是主權國家,但國名叫做「中華民國」。

有人說民進黨這種作法是「藉殼上市」——藉「中華民國」的殼上市。從民進黨面臨「票房毒藥台獨」的危機的觀點看,民進黨不是「藉殼上市」,而是「鑽殼避難」。不過民進黨這隻鴕鳥這次鑽到「中華民國」的殼中,2000年大選時,竟然在國民黨的分裂的情況下,僥倖避免危機,勝選得逞。

食髓知味。民進黨2008年、2012年如法炮製,把2007年的「正常國家決議文」晾在一邊,不想推動他們所謂的「國家正常化」(其實是法理台獨)的任務——正名、制憲、獨立公投。但這兩次「鑽殼避難」沒有成功。其原因應該是民進黨的鴕鳥政策被選民識破。選民發現民進黨的頭(國名)鑽進「中華民國」的殼中,但身體(統獨立場)還沒鑽進去。

2012年敗選後,很多民進黨人,如謝長廷之流,也跟國共唱和,把兩岸「和平發展」掛在嘴上。但主張台灣已經獨立的民進黨還要跟對岸「和平發展」什麼?發展兩國合併嗎?

2016年大選即將來臨。民進黨又面臨是不是要放棄台獨立場,認同一中架構的問題,也就是要不要把身體(統獨立場)鑽進去「中華民國」殼中的問題。北京逼民進黨承認「九二共識」(指「兩岸一中,反對台獨」),贊成「九二共識」的國民黨也要求民進黨明確表態。為了避免北京搗亂,影響台灣的大選,民進黨早已有人提議「凍結台獨黨綱」,以便和國民黨爭寵,討好北京。民進黨想要把整個身體(統獨立場)鑽進去「中華民國」殼中,也就是兩岸政策向國民黨靠攏的意念,與日俱增。

北京希望兩岸的關係「和平發展」,但「和平發展」,不只是「和平」,靜止不動而已,而且要有「發展」。馬英九政府對此有所配合,積極交流,但只是在淺水區,還號稱「不統」。北京對他不是很滿意。在此情況下,民進黨即使要把整個身體(統獨立場)鑽進去「中華民國」殼中,對北京而言,也只是維持現狀而已,北京怎麼會滿意呢?民進黨要靠鑽「中華民國」的殼得寵,難啊!

◇ 傳統獨派 —— 依附政客

傳統獨派很多人贊成民進黨那一套鴕鳥式的台獨論。但有些頭腦較清楚的獨派,如彭明敏黃昭堂許世楷,知道台灣的現狀只是事實上(de facto)獨立,但他們遇到「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架構」時,也是故意鑽到沙地裡,當作沒看到,或者,他們看到了,但「沒看在眼裡」,而硬拗「事實上獨立」的台灣就是主權國家。

傳統獨派大多是反對國民黨統治起家的。撿到籃子裡得就是菜。只要能站在反國民黨立場的人,傳統獨派都視為同路人。不過,台灣獨立主要是反對中國,不是反對國民黨。國民黨反對台獨,獨派才反國民黨。如果國民黨贊成台獨,獨派不一定要反對,除非它還有其他的惡行惡狀。

現在的民進黨只想跟國民黨競爭,搶食中華民國體制內的政治大餅,並不是真正想獨立建國。但傳統獨派還是繼續寵倖(thíng-sīng,溺愛也)民進黨政客,乃至於最近冒出的白色(白目)政客柯文哲,當他們的跟屁蟲。

2016年總管選舉,傳統獨派也是別無選擇,只好支持「盡力維持現狀」的蔡英文,以便拉下國民黨。這不啻支持蔡英文去「盡力反對法理台獨」,豈不荒謬?!

「永遠的革命者」史明近幾年居然也為蔡英文等民進黨政客在「一中架構」的中華民國體制內的選舉而搖旗吶喊。他也想讓這些政客去「盡力維持現狀」嗎?「永遠的革命者」怎麼會跟不想革命的政客合作得不亦樂乎呢?真是令人不解。唉!「永遠的革命者」年近百歲,他的「革命進行式」要進行到一百二十歲嗎?

傳統獨派是一群又無奈,又可笑的鴕鳥啊!面對虎狼般的統派勢力,他們不逼蔡英文端出台獨的牛肉,逼蔡英文向統派勢力宣戰,竟然降格以求,只求勝選拉下國民黨。因此,民進黨越來越像小國民黨,蔡英文越來越像女版的馬英九。傳統獨派常常依附非國民黨的投機政客,2016年又要把頭鑽進聲稱要「盡力維持現狀」的蔡英文的「裙擺之下」,不,蔡英文不穿裙子,應該說把頭鑽進蔡英文的「褲襠裡面」,妄想蔡英文實現台灣獨立建國,不是痴人說夢嗎?

◇ 呂秀蓮等主張台灣中立的人 —— 宣布中立

呂秀蓮等主張台灣中立的人,和民進黨及傳統獨派一樣,誤以為台灣是國家,又誤以為中立會使台灣更安全。呂秀蓮一定是這樣想,希特勒不敢打中立的瑞士國。北京,你敢打中立的「台灣國」嗎?

在中共政權的威脅之下,如果台灣有國格,中共政權的進犯就是侵略,明顯違反國際法,會成為眾矢之的。台灣有國格,沒有中立也沒有關係。但是,台灣目前沒有國格。沒有國格的台灣是中國的叛亂地區。叛亂地區的叛軍宣布中立,就能讓中央停止平亂,獲得安全嗎?不能啊!可見叛軍要做的是「宣布獨立」,不是「宣布中立」。台灣目前的要務是爭取國格,不是爭取中立。面對中共政權的威脅,台灣不去爭取國格,而去爭取中立,不是把頭埋入中立的沙地中嗎?

◇ 「美佔」論者林志昇、蔡明法 —— 依附美日

林志昇蔡明法等人認為面對兇惡的中共政權,台灣獨立太難,不如依附強大的美國、日本。因此他們主張台灣的地位是「日屬美佔」或「美屬美佔」,也就是台灣的主權仍屬於日本而由美國佔領中,或屬美國的屬地並由美國佔領。中華民國政府只是「代理美國」治理台灣。這種說法吸引了很多原來就想拿綠卡的台灣人。不拿綠卡,直接拿國籍,當然更好啦!

但這種論調除「受害人」兩岸政府都不接受之外,連「受益人」日本、美國都「受寵若驚」,不予領情。他們在美國成立的辦事處揭幕時,美國的官員剛好都很忙,沒空參加。他們率團去日本向天皇祝壽,只能擠在皇居前的廣場的群眾堆中,向站在皇居樓上罩著防彈玻璃的陽台裡面的天皇,搖旗高喊「萬歲!萬歲!」,如此而已,無法成為天皇的座上賓。天皇根本不知道陽台下有他們這批來自台灣的「皇民」。唉!這批「美佔論」的鴕鳥們想鑽到沙地(日本、美國)裡,但連沙地都不讓他們鑽。沙地都鑽不進去,他們連當鴕鳥的資格都成問題,不是嗎?

林志昇鑽美日的沙地不行,但鑽台派過氣政客的沙地,卻技術高明。他曾鑽到前總管李登輝身邊,變成李登輝之友,好不威風。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因帶美眉到摩鐵「上廁所」而辭官退休之後,林志昇也鑽到他身邊,讓這位在維也納大學修習行政法、國際法等公法的法學博士也相信「美軍至今還沒有結束軍事政府對台灣地區的管轄權。台灣一直是美國管轄下的海外未處理完峻的領土」的說法,而願意出山宣傳「美佔教」的福音,再創人生的第二春。

林志昇對台派過氣政客的鑽功真不是蓋的。他甚至曾鑽進台北看守所,勾搭正在吃牢飯的錢總管陳水扁。律師出身,政治圈打滾數十年的陳水扁大概想出獄想瘋了,聽了林志昇的教義之後,竟然大受感動,立即拋棄了自己剛關進去時創立的「一邊一國教」,改宗信仰林志昇的「美佔教」。在林志昇的建議下,陳水扁在獄中簽署函件,請求美軍接管台灣,把他救出「國民黨的黑牢」。結果可想而知,投機的陳水扁也是一隻鑽不進美國沙地的鴕鳥,必須繼續坐「國民黨的黑牢」。

◇ 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 —— 迷信民主

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只說馬英九政府黑箱作業,要嚴審服貿協議(有人說退回),很少人說北京壓霸,欺壓台灣,沒有人說要廢除憲法的「一中架構」,獨立建國。

服貿協議對台灣不公平,馬英九政府的黑箱作業固然是問題,但主要的癥結是北京的壓霸。北京想透過服貿協議讓兩岸經濟一體化,作為將來政治一體化(統一)的基礎。馬英九政府黑箱作業,也就是台灣政府不民主,這是小問題,北京併吞台灣的虎狼之心才是大問題。

第二次大戰前,德國的威瑪憲政,抵擋不住虎狼般的納粹專制。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年輕人還陶醉在民主萬能的幻想中,還在強調深化民主。這些年輕人,面對虎狼之國,不挑戰北京,主張台獨建國,一味譴責馬政府不民主,這不是鑽進民主的沙地,以為民主可以擋住虎狼嗎?

◇ 柯文哲—— 城市交流

台北市長柯文哲認為自己是「文化上的中國人」,說:「兩岸一家親嘛!」。他拜反對台獨的蔣家餘孽宋楚瑜為「台北政府首席顧問」。他洋洋得意的說:「我去過大陸十八次,大陸醫院的葉克膜技術都是我教的。」原來這傢伙也為「中國的偉大復興」,作出了偉大的貢獻。至於台灣的獨立建國呢?他不屑地說:「台獨黨綱是什麼,我從來沒看過。」

面對兩岸議題,白目的柯文哲多說多錯,他只能推稱台北市長只是地方官員,無權過問兩岸政策。面對虎狼般的中共政權,他也想辦兩岸的城市交流,把頭鑽進城市交流的沙地中。

◇ 商人 —— 政經分離

西進的台商把資金、人才及技術移往對岸。他們說:「為了賺錢嘛,有什麼不對?!」有人指責他們淘空台灣,弱化台灣,造成台灣依賴對岸。他們說:「政治是政治。經濟是經濟。我們生意人,只管經濟,不過問政治。商人無祖國。能讓我賺錢的地方就是我的祖國。」

1989年北京天安門事件發生,全世界都抵制北京,撤資走人,或降低對北京的關係。唯獨台灣的商人逆向操作,乘虛而入。台灣的李登輝政府也加以配合,開放台商西進。不過還說要「戒急用忍」,有點分寸。到了陳水扁時代,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積極開放,無效管理」了。

馬英九政府變本加厲,進一步加強兩岸交流。大陸觀光客一波一波湧來台灣。台灣的觀光業者把對岸來的觀光客當作財神爺,不敢有激怒對岸觀光客的言行。老闆要求職員:「把國旗收起來,不要讓阿陸仔看到!」

第二次大戰前,英國的邱吉爾看不慣有些英國的商人積極跟納粹統治下的德國做生意,甚至把戰略物資,如勞斯萊斯引擎,都銷往德國,而提出批判和警告。目前台灣商人拼命到虎狼般中共政權控制下的中國大陸做生意,幾乎聽不到反對的聲音。民進黨政客謝長廷先前訪問對岸時,甚至說要去慰問台商、照顧台商。他是在鼓勵台商通敵,不是嗎?政客缺乏敵我意識,商人當然不分敵我。義聯集團的老闆林義守見到北京官員張志軍時,鞠躬哈腰九十度,好像奴才到主子,極盡諂媚之能事,就不要說了。奇美集團老闆許文龍聽說比較有台獨意識,但他也投入大量資金到中國大陸設廠,甚至還發表反對台獨的聲明呢!唉,台灣的邱吉爾在哪裡?現在還有幾個商人敢表態支持台獨呢?

面對中共政權「以商圍政」的步步進逼,台灣的商人不但沒抵制跟他們做生意的想法,反而鑽進「政經分離」的沙地中,趁機發「台難財」。難怪四百年來,外來政權一再進出台灣,台灣人民只能當奴才,混得溫飽而已,不能當家作主。台灣人民當奴才要當到何年何月啊!

附帶言者,我寫此文的現在是清晨。老婆已睡一覺醒來,看我還沒睡,說:「你徹夜不睡,管誰把頭鑽進沙地幹什麼?!你天亮還要上班,賺錢養家。你自己趕快鑽進棉被睡覺吧!」

● 相關拙作



史明的矛盾 2012.02.20



-----------------------------
參考資料
-----------------------------


No.5496 兵馬俑

自由時報  2015-03-22

〔記者蕭婷方、陳慧萍/台北報導〕美國在台協會(AIT)前執行理事施藍旗日前在美國傳統基金會舉辦的研討會,對民進黨中國政策提出疑慮。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昨表示,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很清楚,就是兩岸關係必須維持和平穩定,盡最大力量維持現狀,更重要的是跟各方保持良好溝通,不讓兩岸關係的處理過程中出現誤判或誤解,認為有互信的基礎下,很多事情可以透過良好的互動尋求共識空間。……

自由時報  2015-03-22

〔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前副總統呂秀蓮今年春節期間赴日宣揚「台灣和平中立公投」理念,並在「日本戰略研究論壇」(JFSS)發表專題演講;呂返國後多次強調,她的「和平中立」演講獲得日方高度興趣與支持,不過該論壇理事、日本海上自衛隊退役少將川村純彥昨投書媒體,強調和平中立對台灣「有害無益」,不僅不實際,也與日美在亞太地區安全防衛上的戰略相左。

呂秀蓮昨天出席國家展望基金會主辦的「認識中立國」研討會,對此受訪表示,她在日本不僅在該論壇提出「和平中立」觀念,也與多名卸任國防部官員、卸任首相提及此事,無人提出反對,反應熱烈超乎她想像。她認為,追求和平中立,國際承認不是必要條件,只是國民意識凝聚,要向全世界宣布,台灣就中立了。

不過,中研院法研所研究員廖福特、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賴怡忠、台大法律系教授姜皇池等學者都在研討會中直言,此事應審慎。

廖福特認為,若台灣主動解除軍備宣布永久中立,恐陷入極端危險境界;賴怡忠以芬蘭為例指出,「戰略中立」可能導致「戰略孤立」;姜皇池也說,中立代表國家不做軍事承諾、軍事同盟,不做任何可能捲入戰爭的行為,但是台灣有這種空間嗎?

◎ 川村純彥
(作者為日本海上自衛隊退役少將,日本戰略研究論壇理事,本文由林建良翻譯)
自由時報  2015-03-21  06:00

呂秀蓮前副總統、蔡明憲前國防部長、張旭成前國安會副秘書長一行訪問日本,於二月廿三日在本人所屬的「日本戰略研究論壇」中宣講「台灣和平中立宣言」。由於事前我們沒有被告知要談「中立化」一事,所以我們在當日只是傾聽呂氏發言,沒有對此構想表示明確的贊同或反對。

數日後,我們看到呂氏、蔡氏、張氏在所發表的論文中提到本論壇「樂見台灣的獨立與中立」,也表示日本各界支持其中立化之構想,對此我們深感意外。在此我們必須澄清,當日我們完全沒有任何支持台灣中立化的表示。事實上,我們認為台灣的中立化不僅不實際,也與日美在亞太地區安全防衛上的戰略相左。

首先,台灣雖事實上獨立,但中國對台灣的領土野心及對附近海域的霸權主張才是台灣最大的威脅。我們認為扼止中國對台灣的侵略企圖,才是台灣的當務之急。

台灣只有在已成為國際社會所承認的法理主權獨立國家後中立才可能成為選項,但即或如此,中立也不是自己一國可以決定的。中立必須得到關係諸國的承認。對此,我相信中國及周邊國家同意的可能性都相當低。

此外,中立後包括抑止核子攻擊的軍備必須完全由自己一國承擔,其國防經費與人民的負擔將大幅增加。台灣如果脫離美國的核子保護傘,那麼台灣是否有核子武裝的準備?如果沒有,那麼要依賴什麼來防止他國的核子武器攻擊?

台灣位處連結日本列島—沖繩諸島—台灣—菲律賓、越南的第一列島線的要衝,也是扼止中國擴張其海洋霸權最重要的戰略據點。所以台灣的去就直接影響亞洲太平洋地域的和平與安定。不僅日美兩國,所有民主自由國家對此地域安全保障上都有著相當程度的關心。台灣能造成此安全保障上的空白嗎?

台灣應該努力的方向是積極爭取參與此地區的集團安全防衛,以保障現在的實質獨立地位。同時也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以達到法理獨立的目的。這條路雖然艱難,但只要有維護民主自由與自國領土主權完整的決心與勇氣,台灣必將贏得全世界的尊敬與支持。
然而,在中國仍是一個擴張軍力的獨裁國家之時,主張中立不僅對台灣有害,也無法得到美日的支持。此不顧亞太地區安全保障的偏安心態,不只會讓台灣失去友人的尊敬,也可能為台灣帶來更大的危機。

台灣民政府  20141224

台灣皇民向防彈玻璃裡面的天皇搖旗高喊萬歲

◎ 城仲模 (作者曾任法務部長、大法官、司法院副院長)
自由時報  2008.08.31

以下,是我堅定的信念,亦是我不變的立場。願神明保佑我眷念的台灣!

……一九四五年迄今六十三年間,諸種客觀情勢、現實發展,美國對台灣的任何階段性重大措施與宣示,其跡象在在都顯示美軍至今還沒有結束「軍事政府USMG」對台灣地區的管轄權。因此,台灣仍非主權國家可比,也就沒有進入聯合國問題;但是,台灣人可以經由正確方略的抉擇「建立自己的國家」。

基於上述理由,我堅信台灣一直是美國管轄下的海外未處理完峻的領土;台灣人仍應積極奮起,在民主自決原則下,與美國等國際關係國經由和平措商協定,推動達成建國的歷史責任。

ETtoday 新聞雲  2014128 12:56
記者劉康彥/台北報導

柯文哲拜見宋楚瑜

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8日上午拜會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雙方會談盡興,柯更當面邀請宋楚瑜出任市府「首席顧問」。……

仇佩芬
風傳媒  20140627 21:17

▲ 林義守拜見張志軍

高雄義守大學27日接待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一行,原本意在推動兩岸大學合作及學生交流,然而義大創辦人林義守在座談會中卻不斷談及兩岸投資及經營議題。……

維基百科

……2005326日發表「退休感言」 ,全文如下:

我是一生意人,出生在台灣,祖籍在福建海澄,1991年我到大陸福建尋根,我認為台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人民都是同胞姐妹。

1991年我在福建捐款建校舍,並在福建舉辦塑膠染色培訓班,後效果不佳,即於同年到丹陽、蘇州等地投資建染色廠,獲得相當好的成果,現在塑膠料的染色技術,已在大陸普遍運用,也提升塑膠加工技術。

奇美在大陸投資,一是看中大陸改革開放的商機,二是想通過兩岸經濟交往縮小兩岸的經濟差距,讓兩岸同胞都儘快的富裕起來。我常想,只有兩岸民眾都富裕了,才是中國人的富裕,只有兩岸民眾都幸福了,才是中國人的幸福。

多年來,我一直呼籲海峽兩岸要儘早實現「三通」,因為只有實現了「三通」才能使兩岸資源互補,才能加速兩岸經濟的同步發展,今年春節台灣、大陸實現包機直飛,這是一種進步,我感到很高興。

2000年台灣大選,我支持民進黨支持陳水扁,緣於我對國民黨的黑金政治的不滿,但我支持陳水扁並不是支持台獨,我認為台灣的經濟發展離不開大陸,搞台獨只會把台灣引向戰爭,把人民拖向災難。我不希望兩岸人民再受到戰爭的創傷,也不希望奇美同仁因此而流離失所。

2000年大選後,我已逐步淡出政治,今年初我已向長官兩次提出辭去「資政」職務,這些都是足以說明我對台灣政治已經毫無興趣。

最近胡錦濤主席的講話和「反分裂國家法」的出台,我們都很關注。我覺得有了這個講話和法律,我們心裡踏實了許多,因為敢到大陸投資,就是我們不搞「台獨」,因為不搞「台獨」,所以奇美在大陸的發展就一定會更加興旺。

現在,我已從董事長的位置退下了,將近一年,我寄望奇美在新董事長廖錦祥先生的帶領下,能夠作更好的發展,能夠為國家、為社會、為兩岸人民的幸福做更進一步的貢獻。

徐乃夫
【今週刊】第436期  2005-04-27   

光對奇美本身施壓,或許效益不大。中共採取的動作不斷升高,對象及範圍日益擴大。最令許文龍無法承受的有三件:

一是,蘇州染色廠中國籍的勞姓廠長,被以走私罪名判了十年左右徒刑。禍及幹部,對於以幸福企業自許的許文龍當然是重大打擊。

其二,中共發文二十九省,針對與奇美往來的廠商進行帳,扣留發票,還緊縮他們的信用。

其三,針對外資客,明示、暗示不要與奇美關係企業往來。據瞭解,奇美集團所屬的奇美通訊有摩托羅拉等外資客,它之所以與鴻海合併,就是許文龍不願見到自己成為阻礙奇美通訊發展的石頭。

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尤其是殃及他人,奇美集團不得不尋找妥協的方案,許文龍再也不能坐視。無奈,中共的立場很清楚、明確,解鈴仍須繫鈴人,依據中共「雙規」(在規定時間和規定地點交代問題)慣例,要許文龍在特定的時間、用特定的方式、以特定的文字表態,成了惟一的方案。

許文龍的退休感言,因為用語很中國,一般研判是中共有關人士代筆。據透露,許文龍既然不得不在昔日同志上街頭反「反分裂國家法」當天,給予當頭棒喝,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照單全收」,簽名了事。

一位前國安官員表示,許文龍落到今天這種處境,正明瞭許太高估自己,赴大陸投資前未充分考量中國無比強大的政治力量。他並強調,許文龍事件對台灣影響深遠,重點不在許文龍,而在連立場堅定的許都被迫妥協,其所造成的骨牌效應當可讓泛綠台商噤若寒蟬而知所進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