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我罵「扁蟲」、「蔡蟲」、「賴蟲」的面友,我們絕交吧!

傅雲欽  2017.10.01

 中國古代的偏激分子伍子胥的雕像
中國江蘇蘇州(圖:取自網路)

我自稱是「樂觀不起來的台獨信徒」。有些獨派說民進黨去年重新執政,台獨就剩下最後一哩路了。我不同意。他們太天真了,不了解民進黨的可惡(注意,我沒有說國民黨不可惡)。

民進黨的罪惡罄竹難書(注意,我沒有說國民黨的罪惡不多)。罪惡的根源,簡言之,就是他們主張「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不會宣布獨立」。一般不求甚解的蠢民乍聽之下誤以為他們是台獨。大錯!那其實就是維持兩岸一中體制,反對台獨的意思。他們這種「已經台獨」之論,是假台獨。

假台獨的民進黨誤導一般不求甚解的蠢民,吸走社會資源,去維持兩岸一中的體制,讓台獨運動奄奄一息。民進黨是台獨運動的障礙,不,不止,它是台獨運動的殺手!民進黨對不起那些台獨的先賢先烈們。我身為台獨的信徒,不可能原諒民進黨,尤其那些檯面人物陳水扁、蔡英文、賴清德等。其支持者,我也嗤之以鼻。

我早就看出民進黨的真面目,也早就拒絕跟他們往來(注意,我沒有說我轉而跟國民黨往來),並公開批判他們。例如陳水扁玩弄台獨,是不折不扣的台獨運動的殺手。我從他1994年當選台北市長那一天開始就公開批判他了。但綠營蠢民崇拜權貴,好騙難教。有些人到現在還拜陳水扁如神,為他被判刑坐牢而抱不平。他坐牢,我毫不同情。裝病求饒,我更不同情。垃圾一個!

拜民進黨陳水扁、蔡英文如神的人,我曾罵他們為「扁蟲」、「蔡蟲」。現在又出現一個「賴神」賴清德。其支持者,我當然要罵他們是「賴蟲」。

有些有民進黨情結的面友可能不知道我那麼厭惡民進黨,而誤和我這個偏激分子當面友。好,我在此聲明,我罵那些拜扁、蔡、賴如神的人為「扁蟲」、「蔡蟲」、「賴蟲」,如果有面友聽了不爽。那麼,我們絕交吧!道不相同,不相為謀。

至於不是民進黨的李登輝柯文哲兩個投機政客,李登輝老番顛,也是假台獨,柯文哲則是白皮紅骨,已經發臭的「鮮奶」(政治新鮮人)。如果我的面友中有拜李登輝、柯文哲如神的,我們也絕交吧!道不相同,不相為謀。

還有,聽到我罵「扁蟲」、「蔡蟲」、「賴蟲」很爽的面友,如果你不支持台獨,或反對台獨,我們也絕交吧!道不相同,不相為謀。

我牛脾氣,烏鴉嘴,看破投機政客,視如寇讎。我堅守正信,不譁眾取寵,並能繼續忍受孤獨。因此,聽得懂、能溝通的人才來當面友,一起來當台獨偏激分子,堅守台獨的最後一道防線吧!不然,交往無益,互相浪費時間而已!我像那個中國古代的偏激分子伍子胥,雖然「日暮途遠」,還忙著「倒行逆施」呢

果「倒行逆施」無效果,就算了,我就學伍子胥,死後「抉目懸門」好了!伍子胥的眼睛懸吳國都城蘇州的東門(現稱「胥門」)。我的則懸在台灣台北的東門(現稱「景福門」),西側。在那裡可以看到下一個外來政權在總管府所舉辦的在台「始政典禮」。

今天是101日。最可能成為台灣下一個外來政權的中共政權今天在北京慶祝他們國慶日(始政紀念日)。我有感而寫這篇

▲ 中國古代的偏激分子伍子胥「抉目懸門」之處「胥門」
中國江蘇蘇州(圖:取自網路)


▲ 從台北市的東門(景福門)可以看到外來政權在總管府舉辦的「始政典禮」
(圖:Chen Liang Dao 陳良道攝)

● 相關拙作

 ——改寫杜甫的詩作《登樓》
鄭南榕死不瞑目 2012.04.06
陳水扁要死不死 2013.06.06

-----------------------------
參考資料
-----------------------------


…吳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後已。申包胥亡於山中,使人謂子胥曰:「子之報讎,其以甚乎!吾聞之,人眾者勝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親北面而事之,今至於僇死人,此豈其無天道之極乎!」伍子胥曰:「為我謝申包胥曰,吾日莫途遠,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吳太宰嚭既與子胥有隙,因讒曰:「子胥為人剛暴,少恩,猜賊,其怨望恐為深禍也。前日王欲伐齊,子胥以為不可,王卒伐之而有大功。子胥恥其計謀不用,乃反怨望。而今王又復伐齊,子胥專愎彊諫,沮毀用事,徒幸吳之敗以自勝其計謀耳。今王自行,悉國中武力以伐齊,而子胥諫不用,因輟謝,詳病不行。王不可不備,此起禍不難。且嚭使人微伺之,其使於齊也,乃屬其子於齊之鮑氏。夫為人臣,內不得意,外倚諸侯,自以為先王之謀臣,今不見用,常鞅鞅怨望。願王早圖之。」吳王曰:「微子之言,吾亦疑之。」乃使使賜伍子胥屬鏤之劍,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嘆曰:「嗟乎!讒臣嚭為亂矣,王乃反誅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時,諸公子爭立,我以死爭之於先王,幾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吳國予我,我顧不敢望也。然今若聽諛臣言以殺長者。」乃告其舍人曰:「必樹吾墓上以梓,令可以為器;而抉吾眼縣吳東門之上,以觀越寇之入滅吳也。」乃自剄死。吳王聞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鴟夷革,浮之江中。吳人憐之,為立祠於江上,因命曰胥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伍子胥(前6世紀-前484年),名員,字子胥,以字行。春秋時期楚國椒邑(今湖北省監利縣黃歇口鎮伍楊村)人,後來吳國封他於申,因此又叫申胥。伍子胥先祖伍舉,以正直進諫楚莊王而得名聲,因此其後代於楚國亦有名聲。伍子胥家族因在楚國被迫害,投奔吳國。受吳王闔閭重用,大破楚國,北鎮齊晉,南服越人,官拜相國公。吳王夫差繼位後,對其「聯齊抗越」戰略不滿,又聽信伯嚭讒言,最終賜死伍子胥。

生平

父兄楚決

周景王十七年(前五二八年),楚公子棄疾自立為平王。伍子胥的父親伍奢是楚國太子太傅,負責教導太子建,太子被奸人費無忌所誣陷,伍奢也受到了牽連。平王七年,伍奢被監禁時,楚平王召伍子胥與其兄長伍尚,否則便殺了他們的父親。伍子胥料到楚平王欲殺其父子,勸其兄伍尚勿往,留有用之身為父報仇,但伍尚不忍見父親被害而不救,還是前去相救,果然不久就和伍奢一起被處決了。

昭關奔吳

周景王二十三年(前五二二年),伍子胥欲逃往吳國,奈何路途遙遠,只好作罷。之後他因太子建在宋國,遂投靠之,但宋國內亂,只好與太子一起奔鄭。在鄭國,太子建和晉國大夫中行寅合作,打算聯合推翻鄭定公,被定公知曉而被殺,最後子胥只好偕太子建的兒子公子勝一起投奔吳國。途中過陳國欲出昭關到吳國,昭關守衛正在到處抓拿他們,兩人只好徒步逃走。

伍子胥出了昭關,怕有追兵趕來,急忙往前奔跑,但遇到一條大江攔住了去路。正著急時,江上有個老漁夫划著小船過來,把他渡了過去。過了大江後,伍子胥感激萬分,摘下身邊的寶劍,交給老漁夫說:「這把寶劍是楚王賜給我祖父的,值一百兩金子。送給你,聊表我的心意。」老漁夫回答說:「楚王為了追捕你,出了五萬石的米糧作為賞金,還答應封告發者為大夫。我不貪圖賞金、爵位,怎麼還會貪圖你的寶劍呢?」

伍子胥逃出楚國後,白天躲藏,晚上趕路,不久就生病了,此時盤纏用盡,只好拖著病軀,沿路乞討。

助吳政變

周敬王五年(前五一五年),伍子胥在吳國結交專諸與要離,夏四月使專諸刺殺吳王僚,協助公子光成為吳王闔閭;其後又令要離刺殺吳王僚之子慶忌。

伐楚鞭屍

周敬王十四年(前五○六年),冬十一月闔閭重用伍子胥,並用伍子胥發掘的孫武為元帥,發兵擊敗楚國,次年四月破楚首都郢(今江陵紀南城),子胥掘楚平王墓,鞭屍三百,報父兄之仇。好友申包胥派使者責備伍子胥鞭屍的作為,伍子胥回答:「幫我向申包胥道歉,我的日子不多了,就像黃昏時趕遠路(日暮途遠),所以只能違背常理,不擇手段(倒行逆施)了。」

周敬王十五年(前五○五年),六月申包胥以秦師救楚,吳敗還,楚昭王歸國。

輔佐夫差

周敬王二十四年(前四九六年),闔閭與越王勾踐大戰,中箭,闔閭傷腳拇趾,傷重不治,死前囑子夫差,勿忘殺父之仇。並託伍氏輔佐少君,封他最高爵位,稱相國公。

周敬王二十六年(前四九四年),夫差繼位後二年,打敗了越國,越王勾踐投降,伍子胥認為應一舉消滅越國,但是夫差為伯嚭所讒,不聽「聯齊抗越」的主張。

伏劍亡佐

周敬王三十六年(前四八四年),夫差贈伍子胥劍,賜自盡。子胥憤恨自刎,留下遺言,要家人於他死後把他的眼睛挖出,掛在東城門上,親眼看著越國軍隊滅掉吳國。吳王夫差極怒,把伍子胥的屍首用鴟夷革裹著拋棄於錢塘江中。後來吳國果然被越王勾踐所滅,夫差羞於在陰間見到伍子胥,用白布蒙住雙眼後才舉劍自盡。

伍子胥有一子被託付於齊國的鮑氏,後來別為王孫氏。

貢獻

建立江蘇省蘇州市蘇州城。

建立浙江省嘉興市嘉興城二代城(前492年到1645年的城池)(和今天的三代城幾乎重合,也是三代城的基礎。)

傳說

由於伍子胥屍沈於錢塘江之事比屈原投江為早,有些文獻則認為,中國端午節的習俗與伍子胥有關,而非屈原,如划龍舟與食粽子。

評價

西漢司馬遷於史記中對伍子胥的評價頗高:

“怨毒之於人甚矣哉!王者尚不能行之於臣下,況同列乎!向令伍子胥從奢俱死,何異螻蟻。棄小義,雪大恥,名垂於後世,悲夫!方子胥窘於江上,道乞食,志豈嘗須臾忘郢邪?故隱忍就功名,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

雖然司馬遷對伍子胥破楚時的所為不滿,但認為伍子胥是不拘小節的烈丈夫,不會白白送死,能忍受屈辱,最終為父親報仇雪恨,成就不朽之名。這應也是司馬遷因李陵案受宮刑,為繼先人之志,完史記之作,隱忍偷生,"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藉評伍子胥紓一己胸臆。

伍子胥在浙江一帶地區被稱為潮神。王充《論衡》曾說:「山陰、上虞在越界中,子胥入吳之江為濤,當自上吳界中,何為入越之地?怨恚吳王,發怒越江,違失道理,無神之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