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老外愛台灣給我們看

傅雲欽  2017.10.22

▲ 支持台獨的老外羅翰在臉上刺青
(圖:EBC 東森新聞)

這個老外愛台灣
酒後,他把「臺灣」兩字刻在額頭
又在下巴刻上綠色台獨旗幟
酒醒後,他有些後悔
想要去看醫生,去除刺青
他後悔的是臉上刺青,不是愛台灣
哈哈!
酒後吐真言,我相信
酒醒除刺青,我同情

台灣俗諺
少年若無一擺戇,路邊哪有有應公
不,這樣太明哲保身了
人不輕狂枉少年
愛台灣需要一股衝動,一股激情
衝動產生火花,但要付出代價
激情過後,往往落寞

綠營政客計算成本效益
把台獨藏在心裡
這個老外一時興起
把台獨刻在臉皮
天真浪漫,表裡一致
為古井無波的台獨運動增添了些許的漣漪
啊!台獨運動不缺戴著面具的博士、軍師
缺的是真性情的戇人、瘋子

● 相關拙作

理性讓台獨更無力 2011.04.24

-----------------------------
參考資料
-----------------------------

蘋果日報  20171022日  21:17     

▲ 英籍男子自稱在酒醉情形下,額頭被刺「臺灣」兩字,下巴則刺有綠色台灣圖騰。翻攝照片

這該怎麼辦?有網友在《爆料公社》PO文,指有名老外喝醉後走進刺青店,店家竟在他爛醉如泥時,在老外額頭刺上「臺灣」,老外酒醒後嚇到到別的刺青店求助,希望能去除或改圖,引發網友熱議,有人認為刺青店沒道德,今刺青店老闆出來喊冤,指這名老外進店對答如流,「是清醒的」,這名老外下午也現身,指著額頭說,「我喝醉了,才會刺這裡」、「我老婆現在很生氣,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有自稱是刺青師父在《爆料公社》PO文,他說有位老外來到店裡求助,原是老外的額頭上被刺了「臺灣」兩字,據老外說,他在高雄時喝醉走進刺青店,這個店家在他爛醉如泥的時候,幫他在額頭上刺上這個刺青..,老外醒來後也嚇到了,求助他希望能改圖或去除,但這已經超出能力範圍,所以PO網求助。

《蘋果》今分別找到這名老外,與為他在額頭刺上「臺灣」兩大字的刺青師父韋丞。韋丞說,前天晚上11點多,這名老外走進他的刺青店內,指自己很愛台灣,想在額頭刺「臺灣」,與在下巴刺上台灣圖型的圖案,他從沒遇過要刺在臉上的,因此再三跟他確認,「你真的要刺在臉上嗎?」

韋丞說,這名老外身上雖有一點酒味,但對流如流,指自己是個酒吧老闆,並回答「我愛台灣,就是要刺臉上」,他再追問「可是你臉上刺青,與護照上照片不同沒關係嗎?」老外回「沒關係。」接著還自己拿著刮鬍刀,刮乾淨鬍渣,他花了約一個小時,在這名老外額頭刺上「臺灣」兩字,下巴再刺上綠色的台灣圖案。

韋丞說,刺完後,這名老外看了很滿意,要求拍照及與他互加line好友,「我傳他刺完照片給他,他還回我雙手姆指比讚貼圖。」 結果昨天,爆料公社貼出他趁老外爛醉刺青討論,「我很無奈。」「他(老外)刺青前很清醒,堅持要刺額頭的。」

這名老外今天下午在自己經營的酒吧外受訪表示,他來台12年,很愛台灣和民進黨,1年前找了刺青師傅在手臂刺了台灣旗,前兩天,在家喝酒時,和朋友談論「即使在雙十國慶,警察局也未懸掛國旗」一事,他認為中華民國國旗並非台灣的國旗,台灣是台灣,中華民國不是台灣,和朋友起了爭執,因此一氣之下,開車出去,隨意找了一家刺青店,在臉上刺了「台灣」兩字和台灣旗。

他指著額頭,「我是酒醉才刺這裡,我沒有酒醉的話,會刺身體其他部位。」「我那時喝醉了」、「我老婆現在很生氣」,他再次指著額頭說「我現在不知該怎麼辦?」

看完這名老外刺青後照片,義大大昌醫院國際美容中心主任、整外醫師黃昱豪表示,醫學上要除刺青,可藉使用皮秒或淨膚雷射,去擊碎皮膚中沈積色素,幫助身體代謝掉,可是這名老外,額頭刺青所用黑色,色澤深、範圍又大,預估要打810次,每次間隔36周,為期約一年,有機會淡化五成刺青。

至於老外下巴綠色刺青,黃昱豪說,「這更難(去除)了」,因紅色、綠色等顏色刺青是最難被淡化刺青顏色,打個810次,能淡化23成就不錯了。可能還得合併磨皮等其他療程。對老外後悔窘境,有網友說,「你表現超愛台灣的精神」。也有網友建議這名老外,改留豬哥亮的髮型,台味十足又能遮住額頭。

根據路口監視器畫面,這名老外是在前天晚上11點多騎機車到刺青店,昨凌晨零時51分騎車離開,從畫面看來,走路與騎車未有搖晃情況。(吳慧芬、吳柏源、石秀華/高雄報導)

自由時報  2017-10-22 21:16

〔記者黃良傑/高雄報導〕刺青師傅韋丞今天回憶21日凌晨,老外羅翰帶有酒味,又難掩興奮之情,用國語告訴他「我要在額頭刺青『臺灣』」,還指著手臂上的綠色台灣圖騰,因第一次有客人要求在臉上刺「臺灣」二字,韋丞花了近半小時與他溝通、確認,見老外十分堅持且清楚,才同意幫他刺青。

韋丞說,客人告訴他「我很喜歡台灣,我的孩子也是台灣人」,老外還特地上網秀出「臺」字,強調自己想刺青的「臺」字,不是「台」字,而且是繁體字,不要簡體字,韋丞見老外雖喝了酒,但能清楚敍述想緣由與刺青細節,原本想拒絕他的意念才打消,尊重客人決定,況且老外很堅持。

韋丞提醒若刺在他要求的位置,可能會被台灣警察攔下,但客人回他「沒關係,因為我認同台灣,我會很開心」,韋丞不放心反覆問刺青位置和字樣,最後決定尊重客人意願。

老外不僅要在臉上刺青「臺灣」,還指著右手臂的綠色台灣圖騰說「我很喜歡它」,也要求刺青師傅在他的下巴刺相同圖騰,韋丞花了近1小時,小心翼翼依客人要求刺青,完成作品後客人十分滿意,主動與韋丞加LINE回傳刺青照片,老外也傳兔子比讚的貼圖回應。

自由時報  2017-10-22  21:52

 羅翰的額頭刺上臺灣二字。(記者葛祐豪攝)

〔記者葛祐豪/高雄報導〕電影「醉後大丈夫」台灣版的老外,其實有個中文名字叫羅翰,來台已12年,他透露妻子家庭是228受害者,因此他支持台灣獨立,但也坦承 「愛台灣有很多方法,其實不需要刺在額頭上。」

羅翰日前酒醉後,要求刺青師傅在他額頭刺上「臺灣」二字,清醒後嚇了一大跳,希望有人幫他去除刺青,引起網友熱議。

羅翰現年32歲的,英文名叫PAUL,他是英國人,來台已12年,也娶了台灣老婆,目前在高雄市鹽埕區開了一間小酒吧,賣傳統英式早餐與各國啤酒,還兼教英文。

記者晚間專訪羅翰,他表示20歲時到澳洲旅遊,結識來自台灣的老婆,後來就來台灣教英文,6年前兩人結婚,羅翰透露,他目前是雙重國籍,也擁有台灣籍。

羅翰強調:「我住在台灣,我是新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以後我的小孩也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也不是ROC(中華民國)的人。

羅翰的政治傾向受到太太影響很大,他透露,太太的祖父輩在228事件中,成了失蹤者,也是228受害者,因此他支持台灣獨立,但他也坦承 「愛台灣有很多方法,其實不需要刺在額頭上。」

羅翰說,他是英國人,但不喜歡英國,天氣冷、物價貴、人們也比較冷淡;相反的,台灣天氣好、物價低、人民友善,他喜歡住在這裡,對於這次惹出的風波,他感到無奈,強調一切都是喝酒惹的禍。

記者問他以後還會喝得爛醉嗎?羅翰說,他本來就很少喝酒,大概34個月才會有一次喝多點,沒想到這次就發生糗事,他感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