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模擬蔡英文的就職演說之我見

傅雲欽  2016.05.14

▲ 袁紅冰
圖:取自大紀元

幾天,總管當選人蔡英文即將就職。她的就職演說會怎麼說,尤其對於「九二共識」(一中共識)的問題會如何交代,各界關注。

支持台獨,也支持蔡英文,並對她有過度期待的中流亡的民運人士袁紅冰,比台灣本地人還要關注這個議題。他甚至自告奮勇,擅自模擬寫了一篇蔡英文就職演說稿,題目叫做《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家》,有4千多字。

有綠營的支持者看了,說:「慷慨陳詞,可歌可泣。」有人說希望蔡英文能參考採納。有人到處轉貼給朋友分享。我也收到了。看了之後,我略述感想如下。

1. 對北京強硬,很好,但這樣就不像蔡英文了

袁紅冰提到台灣命運共同體的塑造、自由民主成果的可貴、實現轉型正義的必要、經濟依附於「某一個經濟強權」的危險,以及要防範「潛在的入侵者」等,可予贊同。

袁紅冰頌揚台灣的民主,並拿台灣與其他華文世界做比較,強調說:「十五億人的華文世界裡,自由台灣是唯一的民主聖地。」這有批判對岸不民主,黜臭(thuh-tshàu)北京的意思。

紅冰沒有屈從北京的警告,去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共識)。他更進一步,指責北京,說北京否定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壓縮自由台灣國際生存空間,想摧毀現狀,使台灣香港化。這充滿反抗、控訴的精神。不錯

尤其在最後一段,袁紅冰套用台灣本土電影《塞德克.巴萊》的主人公莫那.魯道,面對日本政府的逼迫說的「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我就叫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等語,向北京嗆聲說:「如果和平是要我們卑躬屈膝,我就叫你們看見自由人的驕傲」。這段話雄壯威武,戰鬥氣息濃厚,我欣賞。但這不是「理性」(冷感)的蔡英文的風格。一心想討好北京的她恐怕不會對北京這麼強硬。

關於九二共識(一中共識),蔡英文早已在「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等語中間接承認。她的就職演說不會直接而明確地說「承認九二共識」,以免造成「髮夾彎」,得罪綠營支持者,但她一定會用其他措辭,表達承認兩岸一中,不推法律台獨的意思,因為她是財團的代言人,不是台獨的革命者。她不願得罪北京,口口聲聲說要維持兩岸穩定,和平發展。

2. 「已華獨」之論會誤導並傷害台灣獨立建國運動

台灣的現狀只是事實上獨立,法律上屬中,尚未獨立,不是國家,沒有主權或國格。台灣要脫中獨立,才能進一步法律上獨立,成為國家,有主權或國格。但原來主張「要台獨」的民進黨,為了儘快執政,以便在中華民國體制內享受榮華富貴,於1999年擱置「要台獨」的台獨黨綱,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改說「已台獨」,且是以「中華民國」之名獨立,也就是「已華獨(廣義的「已台獨」)

這是睜眼說瞎話的墮落之舉。十幾年來,「已華獨」的謬論在民進黨不斷宣揚之下,以訛傳訛,積非成是,誤導並傷害台灣獨立建國運動,造成台獨運動沒落,奄奄一息。台灣人民安於現狀,不知自己尚未「出埃及」,危機日深一日。

袁紅冰身為一個中國流亡的民運人士,能夠支持台獨,難能可貴。可惜他所支持的台獨不是正確的「要台獨」,而是民進黨所謂的「已華獨」那一套。

袁紅冰也說「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等語。但他和傳統獨派一樣,誤認「事實獨立」也是獨立,效果等同於「法律獨立」。因此,他認為台灣已經是國家,有主權或國格。

尤有進者,民進黨主張「已華獨」,但認為國家不正常,曾於2007年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說要正名、制憲、公投等,以正常化。但「正常國家決議文」隨即被民進黨人束之高閣,乏人問津。袁紅冰則等而下之,根本沒有提到正名、制憲、公投等「國家正常化」的事。這可說深得蔡英文絕口不談這些事的傲慢態度的精隨。是否有意與她沆瀣一氣呢?

3. 國際社會不公,把台灣拒於門外嗎?

袁紅冰說,台灣的經濟、科技、教育、文化、社會發育程度等各項國家發展指數,在全球二百多個國家中,均名列前茅,但台灣面臨被聯合國灣拒於門外,無法與他國平起平坐的「國家危機」。為什麼有這樣的「國家危機」?他說:「原因是歷史遺留的腐朽遺產,荒謬而不公正。這種現象可比作濺在國際社會胸襟上的一片污漬,它表述聯合國在強權前的怯懦和當代國際政治的羞恥。」簡單說,就是國際社會不公。

國際社會是都以國家利益優先,鮮少捨己為人的義行,沒錯,但不是完全沒有公道可言。侵略他國、種族滅絕等不公不義行為,往往也會引起國際公憤,受到制裁。台灣被聯合國灣拒於門外,無法與他國平起平坐,恐怕不能完全怪罪於國際社會不公,台灣本身也要自負一部分的責任,甚至大部分的責任。

析言之,台灣被聯合國灣拒於門外,無法與他國平起平坐的主要原因是台灣還不是國家,更精確地說,台灣在法律上一直還屬於中國,台灣人民還不願或不敢脫離中國,獨立建國。如果台灣人民願意或膽敢脫離中國,獨立建國,加入聯合國是遲早的事。目前,台灣人民還不願或不敢脫離中國,獨立建國,以致不可能加入聯合國,這能怪罪於國際社會嗎?

袁紅冰也與民進黨一樣,陶醉在台灣已經是國家的幻夢中,把不能加入聯合國的狀態,完全歸罪於北京打壓或國際社會的不公,我不以為然。其實,不是天快塌下來了,是台灣自己站歪了。

4. 甘迺迪的名言「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不應該引用

美國甘迺迪(肯尼迪)總統在就職演說中講的「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什麼」這句話成為名言,被人稱頌了幾十年。袁紅冰也希望蔡英文引用它。但我認為甘迺迪總統說這句話是不得體、不適當的。

首先,這句話本身不適當。這句話固然有「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愛國精神,但也有國家優先、民族至上的集體主義意味。在以前納粹時代的德國,或現在的北韓,有人強調這個不奇怪。在民主自由,崇尚個人主義的美國,有人這樣說,令人驚訝。

其次,說話者不適當。一個是普通國民說這句話,呼籲大家不要只顧自己的利益,要精忠報國,講得過去。但是,甘迺迪是總統,是國家的代表,是人民的公僕,有義務為人民服務。他這樣說,簡直是說:「不要問我能為你(人民)做什麼,要問你(人民)能為我做什麼。」這像話嗎?蔡英文怎麼能學這個錯誤的示範呢

▲ 約翰.甘迺迪

-----------------------------
參考資料
-----------------------------

袁紅冰
袁紅冰面書  2016510 8:30

《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講

我,蔡英文,自由台灣的女兒,秉持天道,受主權者託付,就職中華民國總統,榮膺台灣國家元首之位——在民主之邦,民意即天道,民心即主權者的意志。

二〇一六年,台灣人民又一次以主權者的意志,通過自由而公正的選舉,作出重大的命運抉擇。

此刻,佇立於時代之巔,站在自由台灣命運的轉折點,接受生命之源太陽的祝福,我向蒼天和大地誓言:“必以大公無私之心,鞠躬盡瘁之意,忠誠履行總統天職;爲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爲讓台灣公民成為令人尊敬的世界公民,而殫精竭慮,竭盡所能。”

是的,請歷史記住我的總統誓言——“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讓台灣公民成為受尊敬的世界公民。”

我以此爲誓,只因為這句誓言是迴響在當代台灣人民心底裡的對國格和尊嚴的呼喚。
台灣翠青,物華天寶,人傑地靈;處四面通衢,八方來風之要。雖為海島,在精神價值上卻有煌煌大國之浩蕩雄風,燁燁宏邦之朝日神韻——十五億人的華文世界裡,自由台灣是唯一的民主聖地;全球範圍內,民主台灣屬於最自由的國家之列。

作為自由台灣的總統,榮耀和責任同樣沉重。我願把台灣人民賜與的榮耀,虔誠地供奉在心靈間,並用我的意志、智慧、勇氣和辛勞,承擔起重如東亞第一高峰玉山的國家責任。

台灣的民主轉型通過“寧靜革命”式的歷史進程已經基本實現,但是,台灣的正義轉型卻遠未完成。

如果說民主轉型意味著政治體制的變革,正義轉型就意味著重建社會價值觀念,即重建國魂的變革。得不到正義轉型的祝福,政治體制變革的民主成果,將逐步淪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無魂之形;威權專制借屍還魂就具有現實的可能性。

我願申明,自由台灣不相信仇恨;轉型正義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是以復仇爲目的。通過對威權專制時期反人類罪行的深刻反思,分清歷史是非,自由民主理念和制度才會找到堅實的價值基石;通過對白色恐怖下鐵窗冷月的苦痛、被迫流亡的悲愁和血濺刑場的慘劇,作真誠的思想祭奠,才可能永遠拒絕罪惡的輪迴。

我相信寬恕是一種美德。不過,以正義轉型之名,對威權專制下的罪錯實施正義的法律和道德審判,然後再進行寬恕,才可能實現台灣社會的歷史性和解;未經正義的審判就事先寬恕,不僅不表述美德,而且只意味著放縱犯罪。

我心中深藏著一個願望:以正義轉型爲契機,撫平歷史的傷痕,用自由民主的精神價值,融化台灣族群間政治觀念和意識形態的堅冰,進而形成屬於全體台灣住民的“台灣命運共同體”意識。

無論你的宗教信仰和政治觀念如何,無論你何時以何種方式來到美麗之島,也無論你屬於藍營還是綠營,只要你忠誠於自由台灣,台灣就是你的心靈可以依偎的祖國;世界遼闊,四海蒼茫,台灣是你唯一能夠以自由人的尊嚴和權利安身立命的故鄉;或許你也可能在別的國度找到屬於異國他鄉的幸福,但是,自由台灣能醉倒蒼天大地的泥土芬芳,永遠是你魂牽夢縈的記憶。

——這就是“台灣命運共同體”的意識和情感的內涵。

古先哲亞里士多德有論,強大的中產階級是社會穩定的基石。我相信,充分發育的中產階級是社會普遍幸福的標誌。我將以社會的穩定和普遍幸福爲基點,確定引導社會財富分配的國家政策,遏止兩極分化擴大的趨勢,預防資本異化為政治、社會特權,創建老有所養、幼有所怙,強不淩弱,眾不暴寡的公義社會。

先賢培根有箴言傳世:“知識就是力量。”受時代啓示,我相信“科技即經濟能量。”據此信念,我將引導下屆政府製定下述經濟發展基本國策——兼顧傳統產業的同時,全力支持先進科技企業優先發展,使先進科技成為台灣經濟再次騰飛的強大動力。

國際政治經濟的現實告訴我,對外經濟貿易關係的多元化,是國家經濟安全的基石;讓經濟依附於某一個經濟強權,則意味著作繭自縛,授人以柄之舉,勢將自戕國家的經濟甚至政治安全。基於這一認知,下述內容將成為經濟發展基本國策不可或缺的部分:

徹底破除台灣經濟必須依附某一個經濟強權才能生存的神話,作出一切應當作出的努力,開拓多元的對外經濟貿易關係,讓台灣經濟大步走向廣闊的國際市場,也吸引世界的經濟能量沛然湧進台灣。

窮兵黷武違悖自由台灣的國家意志。同時我們也瞭解,強權即公理的黑暗叢林規則仍然存在。因此,基於保障國格尊嚴和國家安全的需要,台灣應當建立對潛在入侵者具備強大嚇阻能力的有效國防——台灣可能被毀滅,但是,必定會給任何入侵者以絶不可承受的重創。

法治是自由民主體制的靈魂。經由社會正義轉型的進程,實現廉能政府、司法公正,讓政治凈化爲最純潔的社會領域——這是我們實現法治之理想必須完成的使命。

社會自由,文化多元,構成台灣最亮麗的精神價值的風景線。我們將作出持續努力,保持台灣作為當代人類精神自由聖地的榮耀。

自然環境和自然生態系統的惡性變化,已經構成對人類生存的威脅。作為地球村的一個負責的成員,我們將逐步使台灣成為綠能之,成為人類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典範之

美國約翰 . 肯尼迪總統曾發表標題爲“火炬已經傳給新一代美人”的就職演講。現在,我願說,台灣命運的火炬也已經傳給新一代台灣人——新台灣人屬於自由的世代,他們定將給翠青台灣帶來屬於自由人的光榮和尊嚴。

台灣年青世代的朋友們,在此,我願以肯尼迪總統就職演講中的一句傳世箴言與你們共勉:“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們能為國家作出怎樣的貢獻。”——我確信,得到青年世代國家責任感祝福的自由台灣,必將成爲生機盎然、活力蓬勃的邦國

台灣公民們,“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是我們心底裡的共同願望。爲實現願望,我們還需要作更多。與此同時,我們也無法迴避嚴峻的現實:自由台灣面臨的國家危機,多元而沉重。

台灣的經濟、科技、教育、文化、社會發育程度等各項國家發展指數,在全球二百多個國家中,均名列前茅。就是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明星國家,卻被聯合國据於門外;參加諸多國際活動時,不被允許使用自己的國家稱謂和國格標誌。

上述現象是歷史遺留的腐朽遺產,荒謬而不公正。這種現象可比作濺在國際社會胸襟上的一片污漬,它表述聯合國在強權前的怯懦和當代國際政治的羞恥。

不過,自由台灣仍然將以心胸寬廣的泱泱大國風範,以對人類的真誠善意,直面國際社會。我們將積極參與各類各種國際活動,開拓國際生存空間,爲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地球村的文化和經濟發展,作出不可取代的貢獻——自由台灣願竭盡所能,去感動世界。

因為,我們相信人類的良知尚未完全泯滅;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們會用真誠的善意和對人類文明的卓越貢獻,融化當代國際政治那顆冷酷的心;我們會以堅韌不拔的耐心和努力,給聯合國提供足夠的時間和機會,去證明他們還有知恥而後勇的美德,能夠回歸正義與良知,糾正對待自由台灣的錯誤態度。

“得道多助”,台灣得自由民主之天道,朋友遍天下乃必然之勢。自由台灣不是任何人的棋子,而是一個有尊嚴的國際法主體。我們將同所有以自由民主理念爲立之基的國家,以及所有願意以自由台灣爲友的國家,展開務實外交,從而另闢蹊徑,爲自由台灣的生存和發展,構建切實有效的經濟、文化和政治等諸方面國際關係框架。

作為主權者,人民有權知道有關國運的事實真相。總統故意向人民隱瞞真相是不可原諒的欺騙和瀆職行為;讓人民瞭解真相則是國家元首政治道德倫理的底線。

基於以上理念,我必須向台灣公民說出一個有關國運的事實真相:海峽對岸執政者否定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台灣前途的權利,並運用經濟、政治、外交、文化各方面的國家能量,壓縮自由台灣國際生存空間,進而摧毀自由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的現狀,使自由台灣香港化——這是當前台灣國家危機的焦點之所在;海峽兩岸關係陷於政治困境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對岸執政者試圖改變現狀。

此前,台灣的政治人物很少有人願意或者敢於說出這個真相。此刻,我在就職典禮上講出關於國家危機的真相,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意味著挑釁——爲履行總統的天職,爲堅守家元首的政治道德倫理底線,爲尊重台灣人民作為主權者的知情權,我必須講出真相,並團結人民,一起面對國家危機。

自由台灣,民風淳朴,民意良善,民心悲憫,願人類和諧相處,世界祥和安寧。我秉承民心民意,以真誠、善良的願望,對海峽兩岸關係作出下述承諾:

以民主制度和普遍民意爲依歸,在台灣憲政體制之下,維持現狀,全心全意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爭取建立具有可預測性和持續性的兩岸關係框架。

自由台灣堂堂立於天地間,不屑於隱瞞自己的國家意志。在作出關於海峽兩岸關係承諾的同時,我也願昭告天下:“自由台灣絕不會爲換取經濟利益,而出賣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也絕不會為在屈辱中苟安而背叛自由民主的國格。”

自由台灣從不試圖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別人。我只是出於大悲憫之情,向海峽對岸的執政者和人民提出兩項善意充盈的建議:

一願對岸執政者專注於思考,何時將決定中國命運的權利交還給主權者中國人民,而不是日思夜想要否定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自由的台灣人民是自己命運的上帝;

二願對岸的中國人民意識到,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是你們天賦的人權,你們應當把獲得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作為首要政治訴求,而不是試圖決定台灣的命運——連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尚在未定之天的政治奴隸,卻想要決定自由人的命運,不免有受到歷史嘲笑之虞。

自由台灣渴望有尊嚴的和平,也不吝用海雨天風般的善意化解誤解和敵意,但是,我必須重申,我們不會以背叛自由的價值來換取苟安和屈辱的和平。如果歷史一定要把一場命運的決戰強加於自由台灣,我們將義無反顧,迎接決戰,並最終贏得決戰。

對人類萬年歷史作縱橫觀,還從沒有任何強權強大到可以為所欲為。在命運的決戰中,自由台灣無須祈求國際同情和支持,就自然會得到天佑人助。因為,自由台灣獨立的政治存在,符合人類自由事業的利益,符合一切以自由民主爲立國理念的國家的利益;同情支持自由台灣就是在維護人類的自由事業,就是在維護國際社會和這些國家自己的根本政治利益。

我相信,自由台灣被迫進行的命運決戰,也定將得到東亞大陸各民族、各地區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原因就在於,自由和民主是所有人心底裡的向往;越是遠離自由民主的族群,這種心底裡的向往便越熾烈,台灣則是在爲維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而戰。

我願再次向世界宣示自由台灣的善意——我們將作出一切必須做出的努力,付出一切必須付出的代價,爭取海峽兩岸保持現狀,和平相處,以收互惠互利之效。

我願再次向世界宣示自由台灣的鐵血之志——自由台灣有刻在自己額骨上的政治底線;如果歷史一定要逼迫台灣走向一次命運決戰,我們將付出一切必須付出的犧牲,衝決一切必須衝決的險阻,在天佑人助之下,去贏得決戰的盛大凱旋。

寧肯玉石俱焚,也絕不屈膝;寧肯粉身碎骨,也要堅守國格尊嚴。我堅信,命運的逼迫只會激發出自由台灣救亡圖存的強大潛能;台灣人民只要不自我放棄,世界上就沒有任何強權能戰勝自由台灣。

踏平萬里艱難的凱旋之日,自由台灣將昂視闊步,走上時代之巔,摘取“壯麗之”的璀璨金冠。

高貴的藝術,就是美而真實的人生和歷史。台灣本土電影《塞德克 . 巴萊》的主人公,莫那 . 魯道,面對強權的逼迫,以鐵血英雄之一語,驚艷天下,爲台灣贏得史詩般的榮耀——“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我就叫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

今天,我,蔡英文,願步莫那 . 魯道英雄之韻,面對嚴峻的國家危機,代自由台灣以一言宣示國家意志:“如果和平是要我們卑躬屈膝,我就叫你們看見自由人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