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今天,在塞拉耶佛的街頭【詩】

傅雲欽 2014.06.28

1914628日.波士尼亞的首府塞拉耶佛
波士尼亞人普林西普舉槍刺殺外來政權奧匈帝國的皇儲斐迪南大公夫婦。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因此點燃。
(圖:取自網路

一百年前的今天
1914628
一件刺殺行動成為大戰的導火線
動地驚天

地點塞拉耶佛
歐洲火藥庫巴爾幹半島
波士尼亞的首府

波士尼亞種族複雜
其中一支是塞爾維亞人
信仰東正教,親近塞爾維亞王國
1908年奧匈帝國兼併波士尼亞
波士尼亞人切齒咬牙

六年後的19146
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
到波士尼亞視察
舉行軍事演習,耀武揚威

普林西普
一個二十歲的學生
塞爾維亞裔的波士尼亞人
主張波士尼亞脫離奧匈帝國
加入鄰近的塞爾維亞王國

1914628日那一天
斐迪南大公與夫人來到塞拉耶佛
夫婦兩人坐著敞蓬禮車
前往市府大樓

沿途有數名塞爾維亞刺客等著
有人朝大公夫婦的坐車丟炸彈
炸到隨從,沒炸到大公
大公的車隊繼續前行
普林西普從街角衝出
持手槍射向大公夫婦
大公夫婦都一命嗚呼

奧匈帝國發出通牒
要求塞爾維亞王國採取行動
肅清反奧匈帝國的恐怖組織
塞爾維亞王國不願配合
事發一個月後
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王國宣戰
連鎖反應,演變成第一次世界大戰

一百年後的今天
2014628
海峽對岸的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一行人
正受邀到了台灣訪問
他們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台灣前途不能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

台灣人民聽了很不舒服
但這裡不是巴爾幹半島
這裡沒有普林西普
這裡的民眾都和蔡英文一樣理性溫和
抗議只是叫叫,如同作秀

今天中午張志軍的車隊到台中市
穿梭街頭
順利平安
張志軍和台中市長胡志強相見歡
並共進午餐

今天
塞拉耶佛事件一百週年
台灣不是當年的波士尼
台灣沒有巴爾幹人
倒有很多巴爾人
台灣的巴爾人當慣外來政權的奴才
生性愛好和平

一天過去了
張志軍沒事
台海無波
也不會有第三次世界大

● 相關拙作


-----------------------------
參考資料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2014 06 28  12:09
記者王鼎鈞/台中報導

胡張會今(28)日在台中惠明盲校舉行,胡志強向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介紹學校特色,雖是盲校,但閱讀比賽卻是績優,令人感動,還備有表演,以及親手做的手鍊要送給張志軍夫人。

張志軍則說,台中在兩岸城市交流方面,市長做了很多,文創也是台中特色,他此行三天半,有限的時間內看到不少,希望市長繼續努力,加強兩岸交流。

張志軍訪團1130分抵達,胡張閉門會面將近20分鐘,然後觀賞表演活動、用餐。……

蘋果日報  2014062814:12  (晏明強/台中報導)

▲ 張志軍今與台中市長胡志強會面。趙元彬攝

今天是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訪台最後一天,中午到台中惠明盲校與台中市長胡志強會面,對於昨天在高雄遭到激烈的潑漆抗爭,張志軍表示,台灣是個多元社會,各種聲音都有,「這是很正常的」,但他相信主流的聲音,是兩岸和平發展,「這是雙方的共識,也是一個主流民意」。

張志軍指出,他此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儘管兩岸關係近一段時間來,遇到了問題,出現一些情況,但(台灣)各界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所取得的許多成果,都有廣泛共識,也得到社會廣泛認可,大家都希望兩岸攜手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的願望;張強調,兩岸雙方存在的差異,他在佛光山曾公開許願,希望雙方能以親情、智慧化解心結,逐步處理解決兩岸間尚存的一些問題。……

-----------------------------

作者 流芳
rfi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4 6 28

一百年前的今天,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在塞拉耶佛遭遇塞爾維亞青年刺殺身亡,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將整個歐洲引入戰爭的深淵。今天,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納的首都-塞拉耶佛因一戰百年紀念活動,再次成為歐洲的中心。本次紀念活動主要以充滿歷史和象徵意義的文化項目為主。出於不同的視角,塞族與穆斯林對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遇刺一事的立場截然相反,今天的紀念活動受到塞族的抵制。

1914628日上午9時,奧匈帝國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參加指揮軍事演習結束後,塞爾維亞一個秘密組織成員、17歲的普林西普向斐迪南夫婦開槍,斐迪南夫婦斃命,普林西普被捕。行刺事件五周之後,歐洲列強在相互競爭、相互懼怕、不同國家之間的聯盟以及各自領導人的盲目性的驅使下陷入戰爭。歐洲為這場戰爭付出了慘重的代價:1000萬參戰士兵死亡、2000萬士兵受傷、另有數百萬平民喪生。戰爭還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歐洲的版圖被重新劃分,奧匈帝國走向終結,新的國家南斯拉夫誕生。這個多民族國家在1991年開始衰落,1992年陷入了同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的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和穆斯林的戰爭,這場戰爭持續到1995年底。

一百周年,無論從何種角度看,原本都應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紀念日。今天無疑本應成為歐洲國家首腦舉行大型集會的日子。然而,由於在紀念活動的具體形式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同時也為了避免塞爾維亞人與波士尼亞人之間再次陷入緊張關係,今天的紀念活動最終聚焦在文化層面。

週六這一天,塞拉耶佛將恭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數十名外國使節。法國派出的代表使團,除歐洲事務部長哈林-德塞爾(Harlem Desir)外、主要由國會議員組成。為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周年,克羅埃西亞將舉辦一系列紀念活動,包括畫展、一戰實物展、檔案資料展、音樂會和研討會等。

今天的紀念活動主要有兩大亮點照亮歐洲這一歷史性的日子。首先是在國家圖書館舉辦的音樂會,由維也納愛樂樂團演奏、奧地利總統親臨現場。這座建於奧匈帝國時期的建築,是個宏偉的新摩爾式建築,它因經歷了20世紀兩次戰爭的摧殘而聞名。1949年這裡被改造成了國家圖書館。在1992年塞拉耶佛圍城時,它受到炮擊而被摧毀。毀掉了近2百萬藏書,其中包括很多稀有的書籍。這些書籍反映了塞拉耶佛在奧斯曼帝國和奧匈帝國統治下的多元文化生活。如今它終於又恢復了往日風采。修復工程剛剛結束並於上個月重新開放。……

另外一項重大的紀念活動將於(週六)今天晚間在拉丁橋附近舉行。那裡是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遇刺的地方。刺殺斐迪南大公的,是塞爾維亞的無政府主義分子普林西普。不過,塞爾維亞人視普林西普為民族英雄。週五,塞爾維亞當局在城市的東部地區為普林西普的一座高達兩米的雕像剪綵,同時宣佈要以自己的方式舉辦紀念活動。對此,塞拉耶佛克羅埃西亞市長伊沃•科姆希奇( Ivo Komsic表示:塞族人以自己的方式舉行紀念活動是完全合法的行為。他們在這塊土地上具有充分的權力。要豎立普林西普的雕像不成為問題。每個人對歷史都有各自的解讀方式。在歐洲也一樣。既然歐洲對歷史事件的分析中存有差異,為什麼在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納就應該有所不同呢?在這裡,歷史事件對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意義,因此對歷史的看法有所不同完全符合邏輯。

克羅埃西亞總統約西波維奇週五在一戰爆發100周年的紀念活動中表示,借鑒歷史有助於防止戰爭悲劇再度發生。他說:“我們應該,而且必須加強團結,在和平、互相尊重、平等的原則基礎上共同建設我們的未來。”

蘋果日報(香港)  20140628

今天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100周年,歐洲聯盟提前兩日,在當年主要戰場之一比利時伊珀爾(Ypres)舉行紀念儀式。當年互相殘殺的德國、法國和英國等歐洲各國,如今領導人並肩肅立,聲言記取百年前的失敗教訓,在歐洲大陸維護得來不易的和平。

1914628日,波斯尼亞塞爾維亞族青年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在薩拉熱窩刺殺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夫婦,觸發以歐洲為主32國連鎖參戰。波斯尼亞人對刺殺事件誰是誰非,至今仍嚴重分歧,令紀念活動鬧雙胞,歐盟不蹚這渾水,將夏季𥧌會由布魯塞爾移師伊珀爾舉行,順道舉行官方一戰紀念儀式。

前天(26日,周四)的儀式低調但莊嚴。歐盟28國領導人,在鼓聲中步向戰後悼念陣亡將士而建的蒙寧門(Menin Gate)。八位比利時軍號角手,吹奏悼念陣亡將士的軍樂曲《最後崗位》,各國領導人肅立默哀,最後在紀念花園的圓形和平長凳,插上有各國國旗的陶瓷虞美人花,以示歐洲各國和平共存的決心。

一戰的殘酷程度前所未有,機關槍、毒氣彈、坦克車、戰機和潛艇鬥殺得多人,共造成1,400萬死,至少700萬士兵永久傷殘。伊珀爾在四年大戰中爆發多次浴血戰,死者佔其中500萬。

歐洲理事會常任主席范龍佩(Herman Van Rompuy在儀式中用四種語言發表演說,強調要警醒和平失敗的教訓:「這不是關於戰爭完結,或者任何戰役和勝仗,而是關於戰爭為何開始,關於我們如何像夢遊般愚蠢地步向深淵,更重要是關於各方數以百萬計被殺的人。」他指永久和平不是夢,各國領導人以言行阻止摩擦升級、維持互信和維護和平,就可達成。

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表示:「我們要記住上戰場的人和他們為何作戰……也要記住今日我們享有的和平,每天都應該珍惜。」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指歐盟的成立是「汲取了歷史教訓」的表現,令現今歐洲人生活在一個較好和較和平的時代。

BBC中文網  2014628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29(編譯/責編:立行)

BBC中文網重溫百年前撼動世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導火索:1914628日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在薩拉熱窩遇刺事件。

1914628日,斐迪南大公攜妻索菲亞訪問薩拉熱窩

19146月,奧匈帝國皇儲弗蘭茨·斐迪南大公攜妻索菲亞正在對波斯尼亞首府薩拉熱窩進行特別訪問。此行意在加強奧匈帝國皇室和波斯尼亞的關係。

而被奧匈佔領的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一些民族主義者正企圖擺脫奧匈帝國控制,同塞爾維亞合併,組成南斯拉夫,對此奧匈帝國力圖阻止。

6月份,斐迪南大公到波斯尼亞檢閱軍事演習。這次軍事演習又是以塞爾維亞為假想敵的,更引起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的仇恨。

斐迪南大公夫婦在薩拉熱窩郊區的一家豪華旅館下榻。斐迪南大公視察了當地奧匈帝國軍隊的軍事設施,而他的夫人參觀了當地學校、孤兒院和教堂。

▲ 斐迪南大公夫婦一家

斐迪南大公早在189328歲時,就曾經周遊世界,到過澳大利亞、新西蘭、中國、日本、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等地。早已有傳言說,現年50歲的大公不久就可能接替年邁體衰的伯父,即位成為奧匈帝國皇帝。

628日也是他14年前迎娶其平民妻子、現年46歲的霍恩伯格女公爵索菲亞的結婚紀念日。

而對佔當地人口40%以上的波斯尼亞塞族人來說,這是一個歷史恥辱日。1389年的這一天,在科索沃戰役中,塞爾維亞人在被土耳其人打得大敗,之後喪失了數百年的獨立地位。

斐迪南大公忽略了這塊奧匈帝國1908年吞併地區的安全,這裏,刺殺他的陰謀早已醞釀。

▲ 斐迪南大公夫婦被刺地點

628日是陽光明媚的一天,當天早上950分,大公一行乘坐的火車凖點抵達了薩拉熱窩火車站,受到當地軍政各界權貴代表的隆重歡迎。

斐迪南大公夫婦坐上一輛敞蓬汽車,前往市府大廳。約1010分,途中經過阿佩爾碼頭時,一名刺客在路邊對凖大公的座車投擲一枚炸彈,但大公下意識的手一揮,炸彈滾到了車後,立即爆炸,炸壞了後面隨行的一輛車,並殺傷了近20人,包括車隊的一名隨從軍官梅裏茨少校。

軍警立即拘捕了數名嫌疑人,包括19歲的投擲炸彈的嫌疑人內德利科·查布林諾維奇,將他們押到警察局審訊。

斐迪南大公夫婦的車並沒有因此停下,大公只下令讓他的副官去視察處理,而他自己的座車於1032分繼續按原定安排開到了市政大廳。

▲ 斐迪南大公(左一)夫婦在薩拉熱窩遇刺前訪問市政廳。

這裏,薩拉熱窩市長、各界的領導,包括基督教、伊斯蘭教和猶太教在當地的宗教領袖都在恭候,歡迎他們的到來。

在結束參加市政大廳的歡迎會晤活動後,斐迪南大公決定驅車前往醫院看望受傷的隨從。

但在路上,領頭的車拐錯了一個彎,大公夫婦的車不得不在距離市政廳300米的地方慢下來調頭。

11點過後,年輕的波斯尼亞青年普林齊普跑上前在近距離向斐迪南大公夫婦開了兩槍。普林齊普當場被捕,在當地警察局受到審訊。

▲ 普林齊普(右二)在槍擊了斐迪南大公夫婦後被捕。

當地時間11點半過後,薩拉熱窩全城響起教堂的鐘聲。官方宣佈,斐迪南大公夫婦遇刺身亡。

在斐迪南大公夫婦身邊的侍衛官哈拉克中校後來回憶了斐迪南大公夫婦生命中的最後時刻。他說:「刺客的槍聲響起後,大公的夫人好像大叫了一聲:『你怎麼了?!』隨後上身向前撲倒在自己的腿上。我以為她昏過去了。沒有意識到她也被打中了。」

「而大公嘴角流出一絲鮮血。我聽到他在說:『索菲亞,你不能死。為了我們的孩子,你必須活著。」

「我上前抱住他的頸部,他對我說 『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他對我重覆了好幾遍。但他的臉開始抽搐,並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