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要新國家,不要老佛牙

──建國廣場「諫迎佛牙來台」活動聲明

傅雲欽 1998.04.09

199849日台灣到泰國迎佛牙的專機抵達桃園機場。
國民黨政客吳伯雄捧著佛牙走出機艙,星雲法師跟隨在後。

建國廣場「諫迎佛牙來台」活動
‧時間:199849日(星期4)下午4
‧地點:台北市松山路忠孝東路口

台灣目前無國格,成為國際孤兒的今日,台灣人民、執政當局和在野黨派不趕快去
除大中國意識,勇敢抗拒中國併吞陰影,建立咱自己的國家,竟在神棍及政客的勾結下,炒作由海外「迎佛牙來台」的醜劇,真是令人痛心。建國廣場對這些神棍及政客表示嚴正的譴責。我們認為:

一、虛偽的佛牙物化佛教,外來的舍利異化台灣。

台灣人民要覺醒:趕快建立自己的新國家,何必崇拜外來的老佛牙?先顧腹肚,才顧佛祖;先建國家,才迎佛牙。無國之民台灣人,如果不建立台灣主體性意識,即使十根佛牙來台,也無法使台灣有國格。

二、反對宗教狂熱,嚴明政教分際

宗教狂熱之下,神棍吸乾社會資源,對其他社會改革運動產生排擠作用。政治人物媚俗舉香隨拜,模糊政教分際,尤其可憎。總管李登輝嘴巴說「心靈改革」,實際上仍是物器崇拜。飛安、治安一塌糊塗,佛牙,假牙就能消災祈福?台灣錢淹腳目,擺場面迎佛牙。但請注意:佛牙利齒會將被異化而無台灣主體意識的台灣吃空。我們應多關心弱勢大眾的苦難,少跟隨神棍和政客起鬨。

● 相關拙作


-----------------------------
參考資料
-----------------------------



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2014.11.07  13:31

1998411日佛光山星雲法師(右)在中正紀念堂舉辦恭迎佛陀舍利顯密護國祈安法會,時任副總統的連戰(左)上香致辭。

19982月佛光山在印度國際三壇大戒戒會結束前,住持方丈也是國民黨中評委的星雲忽然宣布,有四位流亡印度的喇嘛,給了他一顆從西藏來的佛牙,預定3月將送往台灣。但究竟誰送的?怎麼送的?過程原委星雲始終語焉不詳。33日,星雲從泰國返台時,在中正機場又宣佈,佛牙將於48日以專機運到台灣。324日,佛光山倉促成立的國際護牙委員會執行長慈容法師又宣布,總統府資政吳伯雄、高雄市長吳敦義等政府首長約160人,將於47日乘華航包機前往曼谷迎接佛牙,而副總統連戰則會在49日將率文武百官到中正機場恭迎。

原本星雲還意氣風發地宣告,48日佛誕節當天,將在曼谷大理石寺的全民跪送下,由密教高僧貢嘎多杰仁波切正式致贈,而泰皇與泰國僧王也都會來拈香禮拜。結果47日星雲與吳伯雄、吳敦義等高官組成的赴泰恭迎佛牙團,人數已從原本宣布的160人擴增為220人。但48日的典禮上,原本廣告裡宣傳會來的泰國總理、副總理、僧王、曼谷市長等等,一個也沒出現,唯一上台致辭的就只是一位副僧王。

這下好了,牛皮吹太大是會爆掉的,蔡依林演唱會變成了蔡頭蔡閨餐廳秀,但頭洗了一半也只能繼續洗下去,台灣這邊照樣裝成沒事,繼續把這齣戲唱完。411日國際佛光會在中正紀念堂廣場,又舉辦恭迎佛陀舍利顯密護國祈安法會。佛牙竟是由警車開道送來會場,政教不分到如此誇張的亂象,確實也是另類台灣奇蹟。最後副總統連戰還上香致辭,並同蕭萬長、星雲率領與會者,一起為星雲提倡的三好運動(說好話、存好心、做好事)宣誓。

撇開政教混雜的憲政亂象不談,雖然政治和尚星雲與國民黨連戰以下的黨政高層,將這顆來路不明的佛牙,吹噓得像是什麼無價至寶,但別說讀過韓愈《諫迎佛骨表》的一般民眾不信,佛教內部自己也是一大堆人跳出來吐槽。對洛杉磯僑情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宣化上人、盧勝彥與星雲這佛教三大山頭間,原本就夙願極深,《真佛報》對佛牙事件因此冷嘲熱諷,宣稱要送星雲一條佛褲,還說:「佛褲比佛牙好,佛弟子輪流穿,只要一穿,保證往生西方。」

當然,佛教內部的宗派之爭,長期積怨引發的相互攻訐,十丈紅塵中的芸芸眾生不用太關心。可是學術界裡也有很多佛學史專家,認為大張旗鼓迎回的佛牙不過是顆假貨。《南海菩薩》月刊主編宗山在該刊總179期撰文指出:「根據佛教的史籍和星雲法師監修的《佛光大辭典》中記載,目前世上可知的佛牙只有兩顆,分別供養在斯里蘭卡的佛牙寺和北京的佛牙舍利塔。然今突聞星雲法師說世界上有第三顆佛牙,且欲迎供到台灣。」宗山還舉藏傳佛教著名的多羅那他佛教史一書中,也不見有佛牙一詞為證,認為西藏從來就不曾擁有過佛牙。

佛教史學家江燦騰評論起來就更不客氣了,他在《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報及電視新聞受訪時說:「不論從實物或文獻來看,都沒有所謂的第三佛牙存在;西藏佛教沒有佛牙崇拜的傳統。因此,第三顆佛牙是沒有任何歷史證據的。」甚至點名反駁吳伯雄:「作為一位佛教歷史學者的我,面對反智的認知言論,以及明顯作偽的歷史證據,我若不發言,舉世的佛教學者乃至後代的子孫將嘲笑:我們當代的台灣佛教界沒有一個明眼人!然後,等著看連副總統、蕭萬長院長等人,迎假佛牙鬧國際的超級大笑話。

星雲等人對於這顆佛牙的來歷,最初還有點煞有其事的說法。例如《中央日報》最初說這顆佛牙曾藏在西藏布達拉宮,後來又由自稱保存佛牙30年的貢嘎聲言,原藏印度那蘭陀寺,由西藏國王丘極泊巴迎請到西藏,供奉在薩迦遮楚秋的囊極拉齊寺,文革時該寺被毀,貢嘎是在1968年一次朝聖中意外撿到佛牙輾轉送到印度的。47日《中央日報》乾脆宣稱:「西藏人民大都知曉有佛牙曾存在西藏。」

佛光山與國民黨說得頭頭是道,偏偏人家西藏流亡政府不願配合演出。410日到東京參訪的達賴,在回答記者問到關於佛牙來歷時,卻比馬英九更早說了這句話:「我也是從報上才知道這件事的。」到了52日,達賴竟在美國對記者說:「我還沒有辨識真假佛牙的能力。」達賴的這兩巴掌,讓星雲與國民黨都受傷不輕。《中央日報》原本宣稱:「西藏人民大都知曉有佛牙曾存在西藏。」偏偏達賴不知道,而江燦騰說:「玄奘留印長住那蘭陀,從未聽聞寺中有佛牙之事;何不翻看著名的《大唐西域記》和義淨的《南海寄歸內法傳》,看能否找到那蘭陀寺有佛牙的記載?假如沒有,那星雲大法師必須拿出新證據,否則即撒謊欺騙社會。」

對於達賴的耳光,星雲只能忍辱吞下,但對江燦騰這種學者,星雲就直接開罵了:「佛牙是12位德高望重的仁波切聯名保證的,江燦騰他不採信,那要信什麼?請問江燦騰的學術地位,是由誰來肯定的呢?」星雲的「見笑轉生氣」,讓中研院研究員瞿海源也加入戰局,47日在《台灣時報》說:「就算佛牙是神聖的,但也不能說就不必有證據。迄今支持者的說詞再繁複,甚至強詞奪理也都無法證實佛牙是真。對於佛牙真假的爭議,星雲法師理不足以服人,卻對發表學術見解的學者身份質疑,是很要不得的虛妄。」

政教合一下的這顆佛牙,迎拒之間也攪亂了原本就已山頭林立的台灣佛教界。法鼓山聖嚴法師公開宣布沒時間關心;慈濟的證嚴法師自己不去,但派了部分弟子去打個卡: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心法師只去了機場。48日,連戰在中正紀念堂前恭迎佛牙時,北京的中國佛教協會負責人透過新華社說:「在西藏地區從來沒有釋迦牟尼佛牙的文字記載和說法,歷代的達賴和班禪從來沒有談及在西藏有佛牙之事。這第三枚佛牙我們不知從何而來。」整天跑北京朝聖促統的星雲與沒選上統後也依樣畫葫蘆的連戰,又被北京打了一記耳光。

星雲自己掛名監修的《佛光大辭典》,期中的「佛牙」條目下,也沒記載這顆現存於台灣的佛牙。在帝制時代唐憲宗迎佛骨,尚且被韓愈說成是「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餘,豈宜令人宮禁?」那麼連勝文口中家裡「三代都是基督徒」,其父親連戰恭迎而來佛牙,究竟是什麼?我引當時瞿海源說的話做為結論:「佛牙有什麼神力來解救這個富裕而貪婪的社會?人心也不會因一時的傳教而有所改變,更何況主事的僧俗本身的身心,又何嘗是正的?是善的?

-----------------------------

百度百科

諫迎佛骨,是中國歷史上儒佛矛盾鬥爭的一個重大事件。外來宗教與本土的傳統思想不相適應,經過幾百年的磨合,佛教逐漸被中國人所接受。晚唐幾個皇帝都是佛教的信仰者,佛教盛極一時。當時有識之士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依據儒學思想,提出反佛的意見。在唐憲宗元和十四年(819),儒佛矛盾以一種激烈的形式暴發了。元和十四年是開塔的時期,唐憲宗要迎佛骨入宮內供養三日。韓愈聽到這一消息,寫下《諫迎佛骨》,上奏憲宗,極論不應信仰佛教,列舉歷朝佞佛的皇帝"運祚不長""事佛求福,乃更得禍"。但韓愈沒能阻擋憲宗迎佛骨,還險些喪命。

1 社會背景

兩漢之際,古印度佛教傳到中國,開始只在少數百姓中流傳。漢亡以後,魏晉南北朝混亂時期,佛教得到廣泛流傳。中唐時代,是佛教鼎盛時期,與中本土的道教、儒學並稱"三教",互相爭立,形成鼎足之勢。佛教盛行後,嚴重影響唐朝政府的財政收入,給徵兵、勞役、官吏諸方面都造成嚴重困難,在人民中,積怨甚多。

2 歷史事件

鳳翔扶風縣(今屬陝西省寶雞市)法門寺有一座佛塔,塔內藏釋迦牟尼指骨一節,稱為舍利,每三十年開一次塔,把舍利取出,讓人瞻仰、參觀,據傳開塔則歲豐人泰。元和十四年(819年)正值開塔之年,正月,憲宗遣中使杜英奇押宮人三十,持香花迎佛骨于宮內,供養三日。此事件在全國引發一場浩大而狂熱的禮佛風潮,社會各階層趨之若鶩。王公士庶,奔走舍施。百姓有廢業破產、燒頂灼臂而求供養。韓愈時任刑部侍郎,出於維護儒家思想正統地位的目的,反對佞佛,上此表加以諫阻。他認為,"佛本夷狄之人……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如今,佛已死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餘,豈宜令入宮禁。"應該將這骨頭"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世之惑。"韓愈最後極為懇切地說:"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悔。"表示願負得罪佛祖的一切責任。

唐憲宗接到諫表,大怒,要處死韓愈,當時大臣裴度、崔群出來說情,說韓愈"內懷至忠",應該寬恕,以鼓勵忠臣提意見。憲宗說:"韓愈說我奉侍佛教太過分,還可以容忍;他甚至說東漢以後,奉侍佛教的皇帝都是短命的,怎麼能說這荒唐的話呢?韓愈作為人臣,竟然狂妄到這個程度,怎麼能赦免呢?"最後決定貶為潮州刺史。

3 佛骨

佛骨是佛滅度後,火化所留下的遺骨、遺灰,稱為佛骨。又稱佛舍利,或單稱舍利,或以佛身部位而稱佛頂骨、指骨、佛牙。

佛骨中以釋迦牟尼佛的舍利最為珍貴。據傳2500年前釋迦牟尼涅盤,火化後弟子們從灰燼中得到了頭頂骨、牙齒、中指骨和84000顆舍利子。1987年陝西法門寺出土的四枚舍利震驚中外,其中一枚被認為是佛祖中指骨。

《法苑珠林》卷四十分舍利為三:()骨舍利,其色白。()發舍利,其色黑。()肉舍利,其色赤。

現已在南京發現“佛頂真骨”,是世界上唯一一顆釋迦牟尼佛頭骨舍利,由一名名叫施護的印度人帶至南京。

4 原文

《諫迎佛骨表》

臣某言: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後漢時流入中國,上古未嘗有也。昔者黃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歲;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歲;顓頊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歲;帝嚳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歲;帝堯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歲;帝舜及禹,年皆百歲。此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壽考,然而中國未有佛也。其後,殷湯亦年百歲,湯孫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書史不言其年壽所極,推其年數,蓋亦俱不減百歲,周文王年九十七歲,武王年九十三歲,穆王在位百年。此時佛法亦未入中國,非因事佛而致然也。

漢明帝時,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後亂亡相繼,運祚不長。宋、齊、梁、陳、元魏以下,事佛漸謹,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度捨身施佛,宗廟之祭,不用牲牢,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其後竟為侯景所逼,餓死臺城,國亦尋滅。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高祖始受隋禪,則議除之。當時群臣材識不遠,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今之宜,推闡聖明,以救斯弊,其事遂止。臣常恨焉。

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神聖英武,數千百年已來,未有倫比。即位之初,即不許度人為僧尼、道士,又不許創立寺觀。臣嘗以為高祖之志,必行於陛下之手,今縱未能即行,豈可恣之轉令盛也!

今聞陛下令群僧迎佛骨於鳳翔,禦樓以觀,舁入大內,又令諸寺遞迎供養。臣雖至愚,必知陛下不惑於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豐人樂,徇人之心,為京都士庶設詭異之觀,戲玩之具耳。安有聖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難曉,苟見陛下如此,將謂真心事佛。皆云:「天子大聖,猶一心敬信;百姓何人,豈合更惜身命!」焚頂燒指,百十為群,解衣散錢,自朝至暮,轉相仿效。惟恐後時,老少奔波,棄其業次。若不即加禁遏,更歷諸寺,必有斷臂臠身,以為供養者。傷風敗俗,傳笑四方,非細事也。

夫佛本夷狄之人,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國命,來朝京師;陛下容而接之,不過宣政一見,禮賓一設,賜衣一襲,衛而出之於境,不令惑眾也。況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餘,豈宜令入宮禁?

孔子曰:「敬鬼神而遠之。」古之諸侯行弔於其國,尚令巫祝先以桃茢祓除不祥,然後進弔。今無故取朽穢之物,親臨觀之,巫祝不先,桃茢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舉其失,臣實恥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聖人之所作為,出於尋常萬萬也。豈不盛哉!豈不快哉!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悔。無任感激懇悃之至,謹奉表以聞。臣某誠惶誠恐。

5 影響

韓愈沒能阻擋憲宗迎佛骨,還險些喪命。韓愈卒于長慶四年(824),過了二十一年,到唐武宗會昌五年(845)"秋七月,詔天下佛寺僧尼並勒歸俗"。這是佛教"三武之難"的最後一次大劫難,又稱"會昌之難"。前兩次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詔令滅佛的法難。會昌之難,時間很短,到第二年五月,新上臺的唐宣宗皇帝就"詔上京增置八寺,複度僧尼"。佛教極盛時,與官吏、百姓矛盾很深,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佛教受到嚴重打擊,元氣大傷,從此再也不能重現當年盛況。

韓愈的文學地位大大擴大了他的反佛思想的影響。因此,可以說,韓愈的諫迎佛骨為唐武宗滅佛作了輿論準備。韓愈作為文學家、儒學家對宋明時代也有深刻的影響,宋明時代,儒家辯論時常指對方為"釋教""禪學"朱熹把佛學當作當代的墨楊之學,要像孟子辟墨楊那樣,大破釋教,以"闢佛"為己任。總之,韓愈的諫迎佛骨,雖然在當時沒有明顯的實際效果,而在幾年、幾十年以後,他的反佛思想在社會上產生了極大影響。